公司新聞

Company News

邵書記的一天

2015-11-29 16:00:00

 

       編者按:邵書記,大名叫邵迪,長嶺合作社的業務主管。因為為人熱情,有組織能力能張羅,群眾基礎好,被大家推選為兼職團支書,人稱邵書記。邵書記原來在城里坐辦公室的時候,皮膚不白但不算黑,今年四月份,因為工作需要被派往長嶺合作社。不到一個月,就“刺拉”成深黝黑小麥肌,同事們開玩笑叫他“小黑哥”。10月中旬的一天,筆者跟蹤了邵書記一整天,記錄了他一天真實的工作狀況。  
         長嶺縣城。早晨五點半,天才蒙蒙亮。他就已經出現在合作社地里了。地里只有幾臺大機器在隆隆作響。他揮手叫停了一臺機器,向機手高聲詢問了機器作業情況和前一天往基地送糧情況。
早晨六點半,和機手一起早餐。這是進入收割期以來每天例行的餐桌會議。他一邊吃,一邊安排當天的工作進度,并反復強調,要注意機手作業安全和糧食安全。
        七點半,帶著三個工人,拿著繩子和米尺進入試驗田測量土地面積。三個人扯著米尺,在一人多高的玉米地里穿梭著走來走去,顧不得干燥的玉米葉子劃在臉上和手上,目的是為了在專家測產的基礎上,得到第一手準確的實際產量數據。
        八點半,接到機器承租方派來的運輸人員的電話,來來去去,反復同承租方,運輸方和裝卸方溝通落實迪爾收割機代耕的具體事宜。收割現場沒有電腦,他不得不開車回到住處,起草合同。電腦前,他皺著眉頭,煙不離手,一根接一根的吸,看得出壓力很大。用他自己的話說:“這好幾百萬的大家伙,是公司財產,運輸過程中的機器安全、人員安全、作業現場的人員安全、機器保管存放場地、結算方式,違約責任等,哪一個環節出了事情,都是大事情,可不敢有一絲閃失啊!”
        中午十二點,午餐。一上餐桌,看到桌子上的礦泉水,他才意識到一上午忙得沒顧得上喝水。順手抓起一瓶冰涼的礦泉水,咕咚咕咚喝個夠。這時,手機電池信號閃著紅色報警了。他找了個插頭,趕緊把手機充上電。機手和他開玩笑說:“咋地,領導,你這合作社熱線又干沒電了?“他苦笑地回答:“恩呢,又沒電了。真要哪天電話不響個不停,我還覺得不習慣呢“。
         餐桌上,電話依舊響個不停,業務部門打來確定化肥種子數量的,詢問機器租賃價格的,聯絡收割機修理的,安排夜間糧食看護人員的……機手又開玩笑說:“去另外一桌吃吧,你這電話一個接一個,太忙叨人了,還讓不讓人吃飯了”。
        下午一點,開車到縣里,為基地過來幫忙看管糧食的8人安排食宿。預算有限,又想盡量吃住條件好一些,他接連問了好幾家旅店和餐廳,人家一聽是吉林云天化的,都挺歡迎,一聽他給的價格,又都直搖頭。和老板各種拉關系套近乎,一遍又一遍地講價,磨得老板受不了了:“行了行了,大兄弟我答應你了,你們大家大業的,這幾個錢還這么算計,真沒見過你這樣的。“邵書記撒嬌得逞,小眼睛笑成一道縫兒,趕忙兒遞上一根煙:”大哥,謝謝了。我們的大家大業,就是這么才攢下來的!“
        下午三點,縣電視臺對合作社試驗田進行采訪。邵書記脫下平時在地里穿著的灰土土的大棉襖,從車里拽出一件干凈衣服換上,用手呼嚕呼嚕臉上的塵土,帶著記者來到田間地頭,介紹今年的收成情況,介紹地里忙碌著的大機器和自家的化肥、種子,頭頭是道,如數家珍。透過灰頭土臉,也能看得出他難以掩飾的自豪和驕傲。
晚上五點,送走了采訪的記者,又來到地里查看人工撿拾玉米的情況。走了不遠,他就發現撿得不徹底,平時愛開玩笑的邵書記,立刻拉下臉,本不大的小眼睛瞪的溜圓,大聲喊來領頭干活兒的:“公司花錢讓你們干活兒,就給我撿成這效果?來來來,你自己看,我隨便走幾步就能撿出來一個!”說著彎下腰,用腳扒拉出一個玉米棒子,“從現在開始,如果還這么敷衍了事,明天你們就不用來了。給吉林云天化干活,這樣的,我們不要!”說得幾個工人的臉一陣紅一陣白,挎起籃子溜溜地干活去了。
        晚六點,天徹底黑了。地里的溫度驟降到零下。他特地交待廚房:“天涼了,做個熱湯吧,讓大家肚里熱乎熱乎”。
        晚上七點,和機手一起吃晚餐。餐桌上邊吃邊囑咐大家:“天黑了,大家伙打起精神,千萬要注意安全操作。另外,我再強調一遍:晚八點過后,除了看管人員,所有機器和人員,不許上地動機器收割。這黑燈瞎火的干活,出了安全事故怎么辦?糧食丟失怎么辦?我說到哪兒做到哪兒,有違反規矩的,一經發現,必須嚴懲!”
晚八點,放心不下的邵書記,又一個人開車,拿著手電筒,到伸手不見五指的玉米地里去巡視。用他的話說:“從春天播種開始,大家辛苦一年,就盼著秋收。如果因為我們保管不善,導致糧食丟失,我對不起合作社員工這大半年的辛苦,也對不起領導的信任。”他找到巡邏的保安,反復叮囑:“晚上千萬要打起精神來,多走動走動,有啥情況,馬上給我打電話”。
        晚上九點,邵書記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宿舍。
一天下來,122電話,193分鐘通話,在地里來來回回走了10多里地,累得哈欠連天睜不開眼睛。拿起手機,想打個電話給家里,可一看手表,又放下了,這個時間老婆孩子都應該已經睡下了……
擰開臺燈,打開電腦,邵書記開始整理合作社試驗田的數據了……(文/圖 張永銳)
返回
国产精品孕妇自在拍在线播放